当离

喜欢写巍澜的文
或者自己的原创脑洞
总之
这里是一个沉迷镇魂
巍澜衍生
以及黑塔利亚的好少年.

【巍澜衍生】第五组 小丑居(定名胡杨)x杨修贤

  舞台上,疯疯癫癫,时而痴狂时而惧怕,时而大笑时而啜泣.
  观众席,如痴如醉,深陷其中.跟着台上的小丑或哭或笑.表演结束,掌声雷动却是打心底里看不起小丑的努力.
  小丑深鞠一躬,抬头看着台下观众头顶上的数字...个位数、两位数,哦~他还会来看我的表演.小丑带着滑稽又可怕的妆容低头一笑.
  他有个奇怪的能力,在他眼里每个人头上都有数字,或多或少,这代表着对方和他的见面次数,他不知道这能力有什么用,也对此无感,他只是个小丑,喜欢做自己爱做的事,这种虚头巴脑今天见面明天永别的事在他心里就跟掉了根头发一样轻飘飘的,只不过是提前预知了这种无聊的小事,当真无趣至极.
  后台,小丑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卸妆,滑稽妆容之后是一张看了一眼便会过目不忘的好容颜,长相如此绝美却选择小丑这种职业,原因或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卸下妆容穿好西装,温润如玉.如此绅士的气息差点让人以为他有精神分裂之类的病症.
  拎着自己公文包,漫步于小巷、街边.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或醉酒或嬉闹,一排排的数字1从身边走过,突然一个四位数映入眼帘,不由得站立想看清此人是谁,却只看见了数字减少了1仍无法分辨出那人.兀自呢喃“这也算见了一面?”低头笑笑,突然有人拍了拍小丑的肩:“你好啊”
  一个微笑阳光打扮帅气却看起来不怎么正经的大男孩冲着小丑眨了眨眼.
  “你好...”四位数...不由得有点惊叹,这见面次数也太多了.
“我叫杨修贤,你真好看.你叫什么?”
  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夸好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回过神来看着这个以后要频繁接触的人“胡杨.”
“胡杨树啊,嘿嘿,挺好的,初次见面就夸你好看是不是有点冒昧.”杨修贤挠挠头“不过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我很喜欢你.”
  确实会再见面,次数还蛮多.
  胡杨盯着他,这个人的眼睛里就像是有星星一样,一不小心,跌入眼里,万丈深渊.胡杨连忙移开视线,保持着一贯的绅士风度“再会.”
――――――――――――――――――――
开坑!闲逛QQ的时候看见空间这个头上带数字的梗觉得带感,就写了点!

【水仙】第一组 沈巍x罗浮生(维生素)

  沈巍每天都会去墓地和罗浮生聊上一个时辰,可能在过去一年里说的话都没有最近多吧,故沈巍又一次在墓碑前和罗浮生聊天,突然从四周钻出好多人围住沈巍.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洪帮新任管事儿的.”一个光头男拿着棒子一脸嚣张.
“山哥,就是他上回打死我们个兄弟.”
“啊?就他,我扒拉一下他就没半条命好不好?诶小子,今儿你要是乖乖跪下叫我一声山哥然后把洪帮霸占的港口让出来咱什么事儿都没有,要不然……”山哥拍了拍自己手中的棍子,挑衅地看了沈巍一眼.
  沈巍低头一笑,满眼不屑“梦想和痴心妄想还是有区别的.”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就你这样的打死十个都不够下酒,老子打不过罗浮生还打不过你这么个犊子了吗?”山哥举起木棍示意沈巍抓紧服软.
沈巍皱眉,自己的黑能量差不多可以撑到把他们都打倒,但自己也会羸弱不堪,沈巍手掌燃起一朵黑色的火焰而后转瞬即逝,还是太弱了.
“哟,你小子还是个硬骨头,给我打!”山哥一声令下,四周十几个人全都冲上来对着沈巍拳打脚踢,沈巍靠着灵活的身躯还能躲一躲,但寡不敌众是真理,沈巍不是背部中一棒子就是胳膊划伤一道.沈巍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用黑能量.
  突然伴随着一声惨叫山哥颤抖的声音传来“停手!都停手!”
  沈巍皱眉看去,看到的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罗浮生一口白牙,笑的阳光“我回来了.”
  沈巍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眼泪顺着眼眶流下,竟然做不到开口说话.
  罗浮生笑了笑,手里的刀在山哥脖子上也紧了紧“怎么的?老子才走几天,山哥这是要篡位?”
  山哥吓得一动不动“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动二当家的地盘呢.”
  罗浮生冷笑,“那你走吧.”松开山哥,山哥立马叫人扶着他赶紧走.
“多谢二当家啊我山子一定报答您.”立马回头带着小弟要跑.
  罗浮生在背后发出一阵冷笑挥手抬枪依次击杀几个伤了沈巍的人,当然,包括山哥.
“剩下的,不想死就赶紧滚.”罗浮生打了个哈欠,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干.活阎王的气质尽显.几个人连滚带爬地离开.
  罗浮生拍了拍衣服,走到沈巍面前挥了挥手“我回来了.”
  沈巍一把抱住罗浮生,嘴唇颤抖有好多话要说,最终只汇成了两个字“真好.”
  罗浮生拍了拍沈巍“我可是活阎王,怎么可能说死就死,我家里这么个大美人儿我可不能死,诶诶诶你抱的太紧了,走啦我带你回家.”
  沈巍看着罗浮生,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如果现在是梦,那么沈巍也决定终身不醒.沈巍不想知道罗浮生在战场上是如何的惊心动魄,也不想知道他是如何如何死里逃生,更不想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对待,只要他回来了就好.
  沈巍心里有喜悦有伤感,但这些都不重要,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回来了.
  沈巍看着罗浮生“你不能再离开了.”
  罗浮生笑了笑“当然了.”
“我不能失去你.你就像是...大烟一样,我在碰到你之前我过得很好很清净,遇到你之后发现我以前的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你已经是我的烟瘾了,戒不掉.”
  罗浮生瞪大了眼睛,他没想过沈教授有一天会跟自己说这么肉麻的话,当然内心的小雀跃也是很大的.
“那....沈老师,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了.”
“嗯.”
  沈巍也不会告诉罗浮生自己的身份,更不会告诉罗浮生自己黑能量的消逝是因为他给上一世的罗浮生强行续命,不过也好,消逝之后,自己就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陪着罗浮生生老病死了.
  沈巍不悔.
  多年之后,有人问过沈巍.
“沈老师之前一个人的时候,害怕孤独吗?”
“怕.”
“害怕和坏人对抗吗?”
“怕.”
“害怕黑暗吗?”
“怕.”
“现在呢?”
“不怕了.”
“为什么呢?您不是已经没有黑能量了吗?”
“活了一万多年早就活腻了,不过也同样感谢这一万年,若不是这一万年,我可能遇不到罗浮生,他喜欢逞英雄,那就让他做我一个人的英雄好了.”
“您有多喜欢他呢?”
“茫茫人海,我只求一罗浮生”
――――――――――――――――――――――
对话取梗by old先

【水仙】第一组 沈巍x罗浮生(维生素)

  近期其他帮派愈发猖狂,罗浮生没了,就剩下个空有头脑的教书的,为何不猖狂?于是三天两头来挑一次衅.沈巍置若罔闻,只要没什么太大的损失,他还是主张和平.
  沈巍突然想起来前几天罗城说要给罗浮生修墓碑的事.
“罗城..”
  罗城一愣,这可是沈巍近期第一次主动开口“怎么了沈老师?”
  沈巍推了推眼镜“不是老师了.我是想问你前几天说的修墓碑的事情.”
“啊...对,等你批准呢.”
“按你的意思就好,修好了请务必通知我.”
  沈巍点头致谢,然后再一次打算把自己关在寂寞里.
“等下,沈老师...”罗城挠挠头
“怎么了?”
“那些人又来闹事了,兄弟被打伤了两个,我们还要忍多久?兄弟们可没受过这种委屈.”
  沈巍皱眉“我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开,留下罗城一脸茫然.
  洪帮是罗浮生的心血,那些兄弟都是罗浮生的人,自己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沈巍伸出手,手掌上泛起了黑色的雾气,转瞬即逝.
  沈巍叹了口气,自己的能量还是处于亏损状态,自罗浮生走了之后,感觉到的只有能量的消逝.沈巍这几天在也在怨恨自己,如果自己的能量没有亏损,自己就可以和罗浮生一起去战场,如果自己去了,也许罗浮生就不会出事....
  只是如果.
  沈巍有些烦躁,原本以为能量消逝不算坏,至少和罗浮生在一起的时候黑能量对他的威胁就不大了,果真还是应了那句‘世事难料’啊.
  沈巍找到那几个闹事的.“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洪帮进行无谓的骚扰,否则我们会采取极端手段.”
  几个人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就这么个弱不禁风的读书的敢跟自己叫嚣?“喂,小子,你不想活了吧,你看看你,我一巴掌能给你拍飞.趁着老子心情好,快滚.”
  沈巍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给你脸了是吧?”这可惹恼了他们,一拳就挥了过来.
  沈巍闪身躲过一拳,手掌凝结了能量,眼底满是暴戾.
  一掌挥出,登时见血.
  地上躺着个血肉模糊的人,旁边愣着几个吓傻的人.
“回去告诉你们帮主,别再来骚扰洪帮.”沈巍整理了衣领,拍拍袖子上的灰“还不走.”
  几个人立马回神,夹着尾巴溜了.
  沈巍看着几个人跑远,摊开手掌竟也浮现了一丝血痕.沈巍摇摇头,“还是小心的好..”
  当然了帮与帮之间的斗争怎么可能因为死个人就停止纠纷,所以沈巍明白,自己只是换来了一阵子的平静而已.
  沈巍回到家里,抚摸着罗浮生的照片,一夜无眠.
  第二天就收到了墓碑修好的消息.沈巍穿了罗浮生最喜欢的格子西装,抱着一束桔梗花来到墓碑前.
  墓碑上的罗浮生笑容灿烂,现实中的罗浮生尸骨未寒.
  沈巍轻轻将花放下.细心整理衣服,摘下眼镜,一句郑重的“我爱你”从沈巍嘴里说出.
  只可惜罗浮生再也听不见了.
  沈巍就这么对着墓碑站了半个时辰,许下了“你不归,我不娶”的诺言.
――――――――――――――――――――
未完.

【水仙】第一组 沈巍x罗浮生(维生素)

  当然了,这种童话一般幸福的生活是不可能持续的.时间在流动,罗浮生依旧要去奔赴战场.
  天空很蓝,空气也依旧清新.无知的百姓也依旧在叫卖,在浑浑噩噩地过日子.沈巍戴着罗浮生送给他的金丝边眼镜抬头观察天空,罗浮生在旁边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瞅瞅那边,十分躁动.
“沈老师...我快走了.”罗浮生也学沈巍抬头望天,不过他什么都没看见.
“嗯”沈巍低下头,依旧沉默.
  罗浮生挠挠头“你...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沈巍始终低着头“注意安全.”
  罗浮生笑了,自己居然自欺欺人地的认为从沈巍嘴里可能会说出什么肉麻好听的话,真是安稳日子过久了,疯了.
  罗浮生把头转向另一边“车来了,我该走了.”
“嗯.”沈巍拎起箱子就要往车上走.
  罗浮生一把按住他,笑了“沈老师,省省吧.,我是去打仗不是去度假,你这一箱子都是什么东西啊...等会儿...这不是你的箱子吗?”
  沈巍满眼茫然,低头发现这确实是自己的箱子,不由得皱眉.
  罗浮生拍拍沈巍的肩“沈老师,你这是多怕失去我啊?平时多严谨的人,今天连箱子错了都不知道,啊?哈哈哈”
  沈巍皱眉看着罗浮生.
  罗浮生干咳一声“没事,也用不上,我就先上车了.”走向车厢,背对着沈巍挥了挥手.
  坐到车里,罗浮生丝毫没有刚刚的不正经,浑身散发着严肃的气息.罗浮生知道此去定是凶多吉少,自己装作洒脱也只是为了让沈巍安心.只可惜自己到最后也没能听见沈巍的一句告白.罗浮生看向窗外,沉默.
  车已经开走有一会儿了,沈巍依旧拎着自己的箱子站在原地.
  良久,沈巍抬头望着列车远去的方向“我会想你.”
  罗浮生去之前交代过沈巍,要他帮忙照看洪帮,虽然他不会什么打架,但头脑是数一数二的.所以罗浮生敢交代.沈巍也确实将洪帮打理的很好,打架什么的也都不归他管.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前几天听说战事告捷,洪帮大肆庆祝了一番,沈巍自然也是高兴的,盼望着罗浮生能早日归来.
  也多次有小姑娘示过爱,沈巍也只是笑着拒绝,表示“心里有人.”
  后来,战事结束了,存活的勇士们纷纷回到家乡,沈巍一早就在车站等候罗浮生,这一等就等到了黄昏.沈巍有不好的预感,但依旧在那儿等了一夜,知道第二天洪帮的人来找沈巍,他们说‘罗浮生死了.’沈巍当时竟没有一丝波动,只是淡淡地开口“尸骨....”那人哭的稀里哗啦“他们说那地方炮火连天,早就成肉泥了...我才不信呢....”沈巍淡淡地点点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沈巍一直很平静,到了家坐在沙发上对着茶水放空了自己,很平常,依旧做饭吃饭备教案.然后准备睡觉,摘下眼镜的那一刻沈巍突然就留下了眼泪,喉结上下浮动着,眼里的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抿紧了嘴.沈巍一天都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他等了一天,一直在等罗浮生能突然从身后出现吓唬他然后叫一声‘沈老师.’
――――――――似乎是不可能了.
  沈巍看着眼镜,像是思念,又像是空洞.他又要过那种为了活着而活着的日子了.自己应该是习惯的,不过这心头突然少了块肉,沈巍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然后留下一道道痕迹.
  一天天过去,沈巍清瘦了不少,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气息也愈发浓厚,沈巍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一心一意地帮罗浮生照顾洪帮.每当他回到家,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孤独早就刻在了骨子里.看到一切关于罗浮生的事物还是会眼眶泛红.
――――他忘不了他.
――――可生活还要继续.
――――――――――――――――――――――
俗话说“甜是为了更好的虐”?

【水仙】第一组 沈巍x罗浮生(维生素)

  多么赏心悦目啊.两个俊俏的男人并排漫步在街上,一个戴着斯斯文文的眼镜身着格子西装,另一个浑身充满着不羁的气质,斯文的白色西装竟穿出了几分洒脱.罗浮生就这么拉着沈巍走到了他们的家里,也就是沈巍的家,沈巍发现自己的厨房翻新了.对此,罗浮生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我其实想给你做个饭来着...然后...啧,太难了....你都不知道,这东西还不如砍人简单!砍人嘛,手起刀落就完事了,这玩意倒好,又放这个又放那个,然后我一不小心....油倒多了.....”罗浮生挠挠头“不过我把食材抢救出来了,就只能麻烦沈老师有空的时候给我做了.”
  罗浮生本以为沈巍会生气,结果沈巍揉揉罗浮生的头笑出了声,这是罗浮生第一次看见沈巍笑的这么开心.
  沈巍温柔地笑着,他脑海内浮现了一个大男孩被做饭折磨的手忙脚乱的画面,实在是太可爱了.
  罗浮生拿出刚买的生煎“吃吧沈老师.”
  沈巍轻轻推开,“你抢救的食材在哪?我给你做.”
  罗浮生瞪大了眼睛“我、你?你真会做饭啊?”
  沈巍笑着点点头.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搞得好像我很弱一样...”罗浮生小声嘟囔.
“哪有,你还要保护我呢.”沈巍盯着罗浮生“对吧?”
  罗浮生突然膨胀“对!去吧小巍,给我做饭去!”顺便还翘起了二郎腿放在桌子上.
  沈巍没好气地笑着把他的腿打下去“卫生.”
  罗浮生立刻乖乖坐好,冲着沈巍眨眨眼“那就...辛苦沈老师啦~”
  沈巍笑着摇摇头“你啊...”转身去厨房做菜.
  罗浮生笑着看沈巍进了厨房然后贼兮兮一笑,把怀里的礼物掏出来,把礼物放在沈巍的座位前.
  沈巍端着一碗又一碗香喷喷的饭菜走进来“吃饭吧”
“哎哟沈老师,你这...人妻啊..我爱死你了”罗浮生拿起筷子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
  沈巍拍拍他“你慢点吃,又不跟你抢 .”
“*#*%%#好吃”罗浮生塞了满嘴,说话都含糊不清了.
  沈巍笑着摇摇头,低头发现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看了一眼罗浮生,拆开包装.是一个金丝边的眼镜.“浮生.”
“快带上给男朋友看看~”罗浮生贼兮兮一笑,差点噎着.
  沈巍乖乖戴上眼镜,深情看着罗浮生.
  罗浮生吃东西的动作停滞了,他没有想过金丝边的眼镜这么贴合沈巍的气质,原本只是以为是很好看,现在竟生出了几分斯文败类的气息.
“真好看..”罗浮生站起来亲了沈巍一口.
  沈巍把罗浮生拉过来“好看?那我就一直戴着.”吻住罗浮生的唇,野性又斯文.
  于是罗浮生再一次挫败“我下次一定不让你站主动位置!”气鼓鼓地撅着嘴.
  其结果当然是沈巍又笑眯眯地亲了他一口.
―――――――――――――――――――――――
感谢支持
――――――――――――――――――――――

【水仙】第一组 沈巍x罗浮生(维生素)

  最近这几天还真是风平浪静.平时找事的小混混都没再来过,听说是集体住院了.罗浮生感觉有点奇异.
  正在看报纸的罗浮生怼了怼沈巍,“诶沈老师,你说这咋能集体住院呢?最近食物又出事了?”
  沈巍头也不抬,伸手递给罗浮生一杯水“没出事,他们倒霉.”
  沈巍怎么会说是他堂堂黑袍使为了让罗浮生和自己过几天安稳日子特意去把人家揍进医院的呢?
  罗浮生挠挠头没有在意,躺到床上“也好~我终于能过几天安稳日子啦~”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沈巍“沈老师~来啊一起玩啊~”
  沈巍嘴角一抽,拿杯子的手差点一滑“别闹了...”
  日子难得悠闲,罗浮生趁着沈巍去上课到菜市场转转,转转不要紧,这一排队买东西可给前边的人吓够呛“二当家...”“二当家您先..”
  罗浮生翻了个白眼,立马摆出笑脸“诶诶诶不用那么客气,这人嘛,买东西排队先来后到天经地义!不用管我你们排你们的.”
  一群人小声讨论到底该不该相信这个活阎王.罗浮生笑容快挂不住了,看他们还不动有点憋不住了,尽力维持着笑容“我说...让你们排队..”笑的有点...扭曲.一群人马上战战兢兢地排好队.
  罗浮生脸都要笑僵了可算是让他们排好队了,深吸一口气把西服上衣脱下来搭在胳膊上“这玩意儿真不好穿..束手束脚的...揍个人还不得开裆啊?”罗浮生摇摇头,弄不明白为啥那些文化人喜欢穿着这碍事的东西.
  今天排队排的异常快,到了罗浮生,罗浮生买了几个包子,生煎,扔下钱要走,吓得老板连忙拉住他“哎哟...二当家这可使不得...您看...”
  罗浮生白了他一眼,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你..让你拿着就拿着,废话真多.”抽出胳膊就跑,倒是把老板吓得拿着钱在原地哆嗦.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罗浮生带着好吃的就去接沈巍.罗浮生靠在车上,突然想起自己这是西服,尴尬的站直了身子,摸摸鼻子自言自语:“还真是没习惯...”
  沈巍出来看见他,低头一笑“浮生.”
  罗浮生立马站直摆手“沈老师下班了?”
  沈巍笑着‘嗯’了一声.
  罗浮生歪歪头“那.....”冲着沈巍眨眨眼“走呗.”
“好.”

【耽美】恶魔撒旦???(三)

  撒旦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忙很忙的人.
  忙着装死忙着被打,结果自从家里多了个小东西之后,撒旦过上了不用装死的日子就发现时间很漫长啊.每天和小木梳大眼瞪小眼也是有点奇怪.
  尤其是每天早上醒来身边都有一个小肉球,撒旦每天都要受到惊吓然后想起来自己养了个孩子的事实.
  撒旦戳了戳小木梳的脸.
  小木梳抬头看着撒旦“要抱.”
  撒旦歪了歪头,他可不会哄孩子,不过他尽量满足小木梳的所有要求.撒旦抱起小木梳“小木梳,想不想回到人类的地方看一看?”
  撒旦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小木梳抖动了一下,小木梳把脸埋进撒旦的怀里,声线颤抖“不想...”突然抬头看着撒旦“你会不会不要我了..”一脸要哭的样子.
  撒旦连忙改口“好好好不去不去..”亲了亲小木梳的头“我会一直在的...”
  撒旦很好奇小木梳经历了什么,其实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小木梳身上新伤旧伤都有,撒旦无法想象才5岁的孩子遭受了怎样非人的待遇.不过他也很敬佩小木梳,从来没有利用惨来博取什么,对于伤口也视而不见,好像伤的不是自己一样.
“小木梳,告诉我,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小木梳在撒旦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没什么..就是之前的老板要我去乞讨,我讨不到多少钱不够他去喝酒他就打我,说是打的惨一点好赚钱...”小木梳明明还这么小,却说出了一股云淡风轻的意味,好像小小年纪就看透了人世险恶一样.
  撒旦一脸认真看着小木梳“有我在,以后没人敢欺负你.”撒旦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除了我.”
“你还要欺负我吗..”小木梳可怜巴巴地看着撒旦.
  撒旦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眼神...伸出一只手把小木梳的脸转了过去.
  撒旦想带小木梳出去溜达溜达,但是考虑到这地方全是长得吓人的玩意儿,怕把这小娃娃吓着.自己总不能下令让那些玩意儿通通装可爱就为了讨好这么个小屁孩吧?
  ……为什么不行?
  于是小木梳欣赏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戏――一群龇牙咧嘴的怪物在那边娇羞着,还时不时发出粗犷的‘嘤嘤嘤’.撒旦走了一圈觉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小木梳却一脸新奇很高兴的样子....行吧,这小崽子喜欢就行,撒旦擦了擦嘴牵着小木梳继续往前走.
  其实火湖底下是十分凄凉的.撒旦也在这里生存了上千年,自从人类和所谓的神给自己定了个冠冕堂皇的罪名之后就一波接着一波的带着所谓的“正义”来讨伐自己.一开始撒旦觉得愤懑,一波又一波地消灭他们,迎来的结果并不是一次和平的谈判而是一盆接着一盆的脏水“他就是个恶魔!”“他没有感情!”“坏事都是他干的!”“他蛊惑人心去做坏事!”
  ……
  时间长了,撒旦觉得没意思了也就接受了自己是个“邪恶的化身.”人类也给他定了罪,说他是因为犯罪被从天堂贬到人间的天使,叫什么什么...堕天使.还挺好听的.
  在人类的眼里,撒旦狂妄、自满、堕落、目中无人、蛊惑人心……
  撒旦通通接受了.
  撒旦明白自己再怎么努力证明自己都是徒劳.这人类啊,一旦有人说xxx是坏人是恶魔,一群盲目的人不管自己是什么想法都会随着大流过来踩你一脚吐你一口口水.久而久之,踩的人越来越多,秉承着‘少数服从多数’的‘真理’,人们不再去管自己的态度,认定了你就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是个恶魔.就活该遭到人人唾弃,甚至有些人会给你编造一个十分‘传奇’的事迹来彰显你的恶.善于运用谣言去证明谣言里的人的行为.
  这就是人类.
  所以撒旦讨厌人类.
  所以撒旦装作被他们打败了,撒旦以为这样他们就能别再来打扰他了.撒旦还是太天真,自以为正义的人类才不会就此罢休,所以他们把撒旦残忍的禁锢在火湖之中.明明撒旦什么也没有做..
  不过封印早就碎了,撒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每次去人间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丝痕迹,省的那些“超级英雄”们热血复活.
  不知道为什么撒旦觉得小木梳和那些人类不一样.感觉小木梳会是个善良的人,不过其实撒旦不想让小木梳当人,想把小木梳变成和他一样的恶魔,但是过程太血腥痛苦,撒旦才不忍心.
  正回忆着,撒旦感觉自己的裤子被人拽了,连忙把住裤腰低头看着小木梳“你在干什么.”
  小木梳松开他抬头可怜巴巴地说“我叫你你不理我...”
  撒旦扶额,最受不了这小娃娃委屈,于是抱起小木梳“我的错...”
“原谅你啦~”小木梳立刻变脸,笑嘻嘻地盯着撒旦.
  撒旦笑了“你这小坏蛋.”
  小木梳做了个‘略略略’的鬼脸.
  撒旦被逗笑了“行了,小坏蛋,带你回家咯~”
―――――――――――――――――――――――
希望喜欢

【耽美】恶魔撒旦???(二)

  撒旦还没有习惯带孩子的生活.
  大早上一起来发现身边躺着个小娃娃撒旦差点有了自己生孩子的假想,揉揉小娃娃的头才反应过来.
  哦,自己昨天好像是收养了个孩子.不过好像不是跟自己睡一块吧...撒旦挠挠头,对着这个小娃娃有点手足无措.总不能把他丢下去吧?
  ……为什么不能.
  撒旦揪住小男孩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小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淡蓝色的眼瞳一动不动地盯着撒旦,奶声奶气地:“唔...哥哥早.”
  撒旦被萌到了,手一抖差点真的把他丢出去.
  撒旦把小男孩重新放下,帮他理了理衣领:“小娃娃,你也在我这睡了一个晚上了.你有名字吗?”
  小男孩揉了揉眼睛,眨巴眨巴.“他们都叫我‘小乞丐’.”
  撒旦皱眉.他认为人类其实不比恶魔好到哪去.
  撒旦揉了揉小男孩的头“那我给你起一个好了.”
  小男孩一脸期待地看着撒旦,就像是等待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欣喜.
  空气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
  撒旦稍加思索,最近一直看东方的诗词来着...古装剧也不错...
“要不你就叫..小古装?”
  然而小男孩虽然还小但是好不好听还是能听出来的,于是疯狂摇头表示抗议.
  撒旦无奈扶额“行行行,不闹了我好好说.”
  空气再一次尴尬.
  过了许久,撒旦终于再次开口“你觉得...萧疏怎么样,我记得东方有句诗‘萧疏轩举,湛然若神.’我最近挺喜欢东方文化的,每一个都特有深意...可惜我有名字,要不然我也给自己起一个~”撒旦心情很是愉悦.
  小男孩奶声奶气地学着撒旦的样子“萧疏....”
“对对对,萧疏,我就叫你小木梳了~”撒旦心情大好,揉了揉小木梳的头.
  小木梳抓了抓头发,算是默认了.
  撒旦很满意,揪起小木梳去吃早餐,小木梳手脚乱划开始挣扎.
  撒旦很疑惑“你不想吃饭?”
“想.”
“那你在干什么?”
“唔.”小木梳揉揉眼睛,“我好困呀...你抱抱我好吗?”
  撒旦觉得自己再一次被正中红心了.怎么这么奶萌...撒旦抱起小木梳开启哄孩子模式.好吧其实就是抱着而已没有哄.
  不过怀里这个软萌的小东西确实的的确确的让撒旦感受到了人的感受.
  好像...人类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
谢谢关注
 

【水仙】第一组 沈巍x罗浮生(维生素)

  自从前天晚上和罗浮生吃过饭之后,沈巍发现罗浮生来了个大转型.
  买东西排队、每天穿的斯斯文文、嘴上没有闲话用的都是费劲学的好词好句、逢人还会礼貌微笑、去听沈巍的课会像个正经学生一样正襟危坐....
  沈巍一度怀疑这个罗浮生被人调包了.而对此罗浮生保持笑而不语.
  沈巍终于忍不住了“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沈巍一时之间找不到词来形容“……奇怪.”
  罗浮生眨眨眼睛“我就是觉得我是时候该改变一下了,也不能总跟个莽夫似的,毕竟我可是在追教授,虽然肯定没你文化高了,但起码缩短一下距离.”
“你不用这样,你在没改变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不是吗?”
  罗浮生低头,笑了.
  可不是嘛...自己还是个小混蛋的时候他就喜欢自己了,可是自己马上就要走了,只是想给他看一看不一样的自己,只是想告诉他‘我罗浮生也是可以正经,也是可以像个读书人一样本本分分斯斯文文的..’
“那就...感谢沈教授喜欢啦~”
  沈巍看着罗浮生的笑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生出几分心疼,明明他应该高兴罗浮生为他做出改变的.沈巍总有一种感觉,他感觉罗浮生最近的开心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更像是想给自己留个念想的感觉.沈巍就是感觉不对劲,但具体却又说不出来.
  罗浮生突然抱住沈巍,带着点乞求的意味“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沈巍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抽了一样,揪着疼.轻拍罗浮生的后背让他放心,表示自己不会离开.
  罗浮生突然开口“沈巍....”
“我在.”
“我要走了....”
  沈巍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去哪?”
“打仗.”
“什么时候.”
“就这两天的事儿.”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不知道...”罗浮生突然很委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开始没办法说出口.可能...是因为怕说出口就不能好好的过完这几天了吧.
  沈巍没再说话.他都懂,虽然罗浮生好像每天都跟个莽夫一样冒冒失失,但其实他的内心十分细致,就像他可能一开始想过不告诉自己要去打仗,但因为考虑到了自己的心情还是告诉了自己.告诉完了又有点焦虑,怕自己过度担心他所以闭口不言.
  沈巍都懂.
  沈巍紧紧地抱住罗浮生“那么...剩下的几天,我会一直陪你.”
――――――――――――――――――――
宝贝们不要着急...💝💤

【水仙】第一组 沈巍x罗浮生(维生素)

“哥,有人.....找....”罗城推开门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凝固在门口.
  罗浮生不情不愿地坐起来:“吵什么?谁找?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罗浮生盯着罗城,用眼神质问他为什么要打扰自己享福,美人在怀啊喂!能不能懂点事!
  罗城也很委屈:“有人找你...你冲我凶也没用啊...”
“让他进来!”
“哟,二当家的,这么大火气啊,我这来的也不算早啊.”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打趣道
“……你来干什么.”
“和你谈谈为国捐躯的事.”
  沈巍一听这话立马皱起了眉,什么叫为国捐躯,这是什么屁话.
“……”罗浮生转过头看着沈巍,“我先出去一会儿,你先回家吧,我下午去接你.”
  沈巍明白,罗浮生这是不想让他知道.留下一句“注意安全”离开了这里.
  沈巍一路上都在想什么叫‘为国捐躯’这话说的真是还让人不爽,但沈巍无法揣测罗浮生的想法,只能兀自焦虑.
  罗浮生这边气氛也不平静.
“你找我干嘛来了.”
“二当家,不是说了吗‘为国捐躯’.”
“…战事?”
“爆发了.需要您的参与.”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知道了.”罗浮生揉揉眉心,尽显疲惫.
“那...二当家,我就先走了.”
  罗浮生摆摆手示意他离开,西装男离开后罗浮生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罗城推门进来看见罗浮生又开始‘半死不活’有点担心:“哥,出什么事了?”
  罗浮生一动不动“参战.”
“什么!你要参战了?你你你你跟义父商量了吗?你跟沈教授说了吗?”
“没有..”
  罗城一脸焦急“你怎么想起参战了?”
  罗浮生坐起来,拿起衣服:“这又不是临时决定的问题...我生来就是为了报效祖国的,男子汉大丈夫不去为国而战在家里苟且偷生怎么可能会是我罗浮生的作风.义父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他没什么意见.至于沈巍...”罗浮生穿好衣服拿起车钥匙“他会理解我的.”
“他会吗?你这一去,很可能一去不回啊,你才刚把沈巍追到手你就要走?”
“说什么呢,你哥我怎么可能会说死就死?放心吧,我多少次都从鬼门关爬出来了,我可是‘活阎王’啊”罗浮生拍拍罗城的肩膀“我出去溜达溜达.”
  罗浮生内心动摇过.
  他真的有过就这么和沈巍在一块在有限的时间里做着无聊的小事,可他大概是生来就心系国家,他做不到国家有难他蹲在家里儿女情长.况且战场嘛,凯旋的战士多的是,他罗浮生自认为有经验,活着回来不是难事.
  罗浮生抬头看看明媚的阳光.嗯,有点刺眼...罗浮生决定去商城逛逛,随便看看时间也就过去了.
  城市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好不热闹.
  沈巍是被罗城接出来的.
“沈教授,我哥叫我来接你.”罗城一脸不情愿,又不是自己泡妞,干嘛要跑腿.
“他人呢?”
“在餐厅等你呢,特意包场啊乖乖~诶沈教授你说我哥这么有钱,我咋就这么穷呢?”
  沈巍思考不出答案只能摇摇头.
“诶你真没意思,我哥这么能叨叨你居然受得了他?”
“……”其实你也没好到哪去.
“算了,走吧沈教授.”
  沈巍还没反应过来到底什么情况就已经被载到了餐厅,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外边夜色也是十分搭调.罗浮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沈老师~”
  沈巍转过头,看见罗浮生一身黑色西装,正经又带着点痞气.沈巍看着他,没有出声.
  罗浮生扯了扯领口,一脸嫌弃“不好看吧...我就说嘛..这东西怎么可能会好看,我穿着都不舒服”作势要脱下西服.
  沈巍按住罗浮生的手“不,挺好看的,就是我还没习惯你穿成这样.”
  罗浮生‘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坐吧教授.”
  晚餐愉快地进行着,罗浮生一直看着沈巍,这老师就是老师啊,干什么都那么优雅,吃饭的样子也好看.
  沈巍被罗浮生盯得有点发毛,抬头提醒他好好吃饭.罗浮生“哦”了一声,笑嘻嘻地低头进餐.
  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沈巍总觉得罗浮生有什么事“浮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罗浮生一脸迷茫“啥啊没有啊”然后装作顿悟的样子,一拍大腿:“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突然打扮成这样挺奇怪的?嗨呀,我就是想给你看看我帅气的一面~给你个惊喜嘛~”
  沈巍点点头,他才不信他说的话,嘴上可以撒谎,眼神可骗不了人.今晚罗浮生看他的眼神异常的轻柔和...眷恋...
  罗浮生看了看窗外“沈老师,你有什么愿望吗.”
  沈巍盯着他:“没什么愿望.”
“那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也没有.”
“那你还真是没意思.我想做的事可多了,我想和你去海边玩、我想和你盖一座房子、我想和你一起散步,我还想....嘿嘿,可多了.”
  沈巍似乎很喜欢摸罗浮生的头“日子还长,我会陪你做的.”
  罗浮生抖了一下,笑了“那真是太好了啊~”拉起沈巍的手跑到窗边“你看月亮!有个词叫啥来着...皎洁!”
  沈巍看着罗浮生笑起来的傻样不禁也跟着一起笑,手握的更紧了.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我要开始干什么了呢~(坏笑)